中国DRAM国产国造逼近?南亚科总经理:仍有2个障碍要克服

2020-05-22

虽然中国DRAM(动态随机存取记忆体)厂福建晋华的量产计画因为吃上官司的关係而暂时搁浅,但其他中国DRAM厂包括合肥长鑫、紫光仍然对「中国国产DRAM」兴致勃勃,合肥长鑫甚至表示要在年底量产8Gb DDR4的DRAM晶片,不过看在台湾DRAM厂南亚科总经理李培瑛眼里,他表示其实中国要自产DRAM晶片,还有两道障碍有待克服。

中国近一年来培养国芯国造的脚步越来越快,除了中国DRAM厂合肥长鑫宣布,获得来自德国破产DRAM厂奇梦达(Qimonda)研发的堆叠式设计技术,要在年底量产DRAM晶片,中国紫光集团也在近日正式筹组DRAM事业群,并宣称要在2021年投产。

近日券商摩根士丹利也发布报告指出,随着合肥长鑫在年底量产,未来可能会挤压到台湾DRAM厂南亚科。对此8日举办法说会的南亚科,在提问时马上有法人问起未来面对中国竞争的问题。

南亚科总经理李培瑛则表示,目前南亚科输往中国产品比例约为25%左右,他也谈到「DRAM製作除了钱之外需要两样东西,一是专利,二是Know how。」他表示一般人比较了解专利的部分,但是Know how较为不一样,「像是半导体製程有6、700个步骤。」另外也需要设备、配方的配合,「很难去Copy,除非拿到整套东西。」

他也以过去南亚科向奇梦达、IBM、英飞凌授权的经验来看,「需要整套详细的东西,告诉你步骤、设备怎幺去弄,不能随便改,一改会出乱子。」但他也谈到,「奇梦达破产后,公司团队早就不见,怎幺会跑出一套几百个步骤,授权给别人一步一步照做?」

李培瑛表示,奇梦达在破产后成立的专利授权公司,过去也有向南亚科兜售授权专利,但李培瑛形容「专利跟Know how是两回事。」对于请工程师凑齐整个Know How的方式,他坦言「很难,要经过多很多年,把东西做出来合格后才敢买设备上量,这过程是蛮长远的。」李培瑛认为中国到真正量产「还需要一点时间。」

展望接下来第四季,李培瑛认为DRAM价格预计会持平、或是小幅涨跌,他也乐观表示明年第一季DRAM价格有机会反弹,另外由于第三季销量超越预估,南亚科也上调了全年销量十位数字百分比。今年前三季南亚科营收为385亿元,税后净利为86.3亿元,EPS为2.81元。

dram中国亚科李培瑛量产专利knowhow授权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