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恐怖之家──「忌馆」

2020-07-18

欢迎光临恐怖之家──「忌馆」

Photo from Flickr byhiro kobashi

最早阅读三津田信三的作品是从其「刀城言耶」系列开始,此系列最大的特色就是结合恐怖小说和本格推理,颤慄诡谲的气氛让人印象深刻。转职作家前,三津田信三是名出版社编辑,首篇发表的创作是原汁原味的本格推理,但最早却是以恐怖小说作家的身份于日本文坛留名。今天要来介绍的《忌馆:恐怖小说作家的栖息之处》正是其出道作品。

从《忌馆》开始,与作家本人同名的小说家「三津田信三」系列,与后来的「刀城言耶」系列,成为三津田信三最为响亮的两块招牌。

《忌馆》的开场旋即让人陷入五里雾中,悄悄地种下恐怖与悬疑的种子。是日,接获作家好友来电的「三津田信三」得悉件怪事,有份作者属名为「津口十六人」的文稿,随件附上的个人履历全是他的资料。他「不认识」津口十六人,亦「不曾」撰写这篇《名为百物语的物语》。津口十六人是谁?又为何冒用「三津田信三」的身家投稿?

「三津田信三」虽然在意,但现阶段毫无线索可寻,悬在心上不是办法,日子总是要过。然而,或许潜意识中受到这件事的影响,甫调职到东京的他,决定入住一间神秘的洋屋,并在因缘际会下开始写起恐怖小说。

或许是「职业病」使然,明知《忌馆》是恐怖小说,内心还是抱持着对推理小说的期待。与作者同名同姓的主角人设,神秘的投稿者,都让我不禁怀疑这该不会是採用叙述性诡计的推理小说。确实,推理小说与恐怖小说共享某些元素,但最大的差异,可能在于「秩序」。

推理小说「回复」秩序;恐怖小说「扰乱」秩序。前者的结局往往是封闭的,将事件收束于理性的话语之下;后者则是开放的,事件被抛向混沌,等在后头通常是再次失序。一者为人除魅,一者让人中魔。

三津田信三在《忌馆》这本虚构小说中,再次複製了「现实/虚构」的区分,内容由「三津田信三」的虚构连载小说《忌家》与「三津田信三」的现实经历两部份构成。

一直到「《迷宫草子》一九九八年八月号连载」这章,虚实区分还很明显,先《忌家》,后「三津田信三」;但很有意思的是,章末的悬疑断尾又很巧妙地连结次章章首,彷彿暗示区分模糊的可能。终于,在「《迷宫草子》一九九八年十月号连载」的末段,界限完全崩溃,先前内容所建立的秩序蕩然无存。原本稳定推进,对恐怖小说来说稍嫌温和的情节,自此爆发,加速将读者抛进一个未知的深渊。

读至最后,最初的谜题孕育成更多的谜题,再也分不清何者为真,何者为假,意识到此事,连先前感受到的秩序感是否有效,全都得打上问号。《忌馆》的恐怖不只是文字表面酝酿的氛围,更是对阅读安定感的破坏,所以我读完之后的余味很差,但不是因为它噁心,它难看,而是它让我无所适从。

不过,读完《忌馆》后却发现两个意外的彩蛋。一是三津田信三假「三津田信三」之口,在书中提供一份相当精美的恐怖清单,罗列众多经典作品,对同道中人应大有裨益。二是书中某章节,三津田信三利用角色对话偷渡了他的文学评论,当中对江户川乱步与连城三纪彦两位日本推理小说界奇才的创作观点有着精闢的论述。

读完《忌馆》虽然不会让你半夜不敢起床上厕所,深怕碰到伽耶子与他的阿飘朋友,亦不用担心突然有个像是杰森的杀人魔闯进家中将你大卸八块。但是,它带来的不安与骚动,恐怕会困扰你好一阵子。

準备好,要来做客了吗?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