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陈以真的合成照看台湾的性别印象

2020-06-17

是否女性「漂亮」外貌真的这幺容易引起争议?嘉义市长候选人陈以真继柯文哲的「柜台说」之后,又有一个引发热烈讨论的性别议题-­她的竞选看板­被合成了同等比例的爆乳照,大大的悬挂在鹰架上。其实,我真的觉得陈以真那张图是蛮美的,虽然是假的,但是一点都不色情。不过,从社会大众和媒体的反应,为什幺这张图这幺自动化的被归为一种「攻击」、「抹黑」?又,这究竟算不算是一种「物化女性」?这张图的各种反应,似乎可以看出一些台湾现在性别印象的一些蛛丝马迹。

从陈以真的合成照看台湾的性别印象

女神现象

在台湾,我觉得最莫名其妙的一种文化便是近期疯起的「女神」潮:太阳花女神、电玩女神....各种领域、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可以有一个「女神」,被媒体和乡民竞相大肆报导。在「女神」现象中,几乎所有的焦点都围绕在──「这幺漂亮的她,『居然』会关心、会去抗议!」、「身材这幺好的她,『居然』是台大生!」

这看似一种对于「跳脱出他们想像」的漂亮女性的意淫和激赏,究竟对于女性算不算是一种「进步」的讚美?只要仔细想想,就可以发现,这种「居然」的惊奇背后隐含的逻辑是:「漂亮的女生通常不会做这些事。」

是,那就代表原来漂亮的女生只会做的事是:乖巧顺从、无才便是德。而现在我们的社会大众学会欣赏了这些「居然还会做这些事」的女性,我们是不是应该给他们拍拍手?这样是不是代表,我们的群众的终于跳脱出了传统的性别印象,得以真正的欣赏女性这些女性的「本质」了呢?

也许是吧。但是在「女神」现象中,不可忽视的一个因素就是──这些女神都很美(或至少,脸都长得很主流、很像;或至少,身材很瘦;或至少,童颜巨乳)。

我们给予一个女性「女神」这样崇高的称号,并不来自于她是否在该领域是突出的佼佼者,而是「她在这个领域打滚,而且她很美」。

「女神」的重点,来自于她的样貌配合着突破大众对于女性传统想像的冲突感,并不来自于她外貌以外的特质。也难怪,许多女性主义者或是想要凸显自己专业能力的女性,常常只能刻意压抑自己的女性特质,刻意专着西装裤、把自己的胸部包裹得好好的,要有事业就不能露出事业线(如果露出事业线得到的可能是意淫你的男人的事业)。毕竟,在这个社会上,女性要成功逃脱被欲望、被观看的被动客体角色,似乎只能想办法使自己的身体「不被欲望」、「不被观看」。然而在试图逃脱的过程当中,女性的身体又无形的被妖魔化了;只要强调阴性的特质、只要显露出阴性的魅力,那就是「色情」、「物化」、「肤浅」。

为什幺,我不能既有阴性魅力,又保有我的主体性呢?

我们回来看看陈以真的爆乳照。

首先,我无从知道改图者动机为何(到底是因为爱她所以赐予她一个林志玲神的胸部呢?还是因为要故意营造出「陈以真很色情」或是「陈以真很肤浅」的形象呢?),我也无从臆测陈以真本人觉得受伤的点(到底是因为党徽被放在胸部上很困扰呢?还是觉得被合成了不是自己的奶很不爽呢?)。

不过,如果改图的人用意的确是要攻击陈以真,那为什幺会有人觉得「凸显陈以真的奶」可以作为一种「攻击」?为什幺陈以真的阵营会觉得这样是一种「抹黑」?又,这究竟算不算是一种「物化女性」?

相较于2006年秦慧珠为了拼选战露内衣的runway风,陈以真所代表的「进步女性」面对乳房的控诉态度,似乎是选择了一个不一样的方式来面对自己的身体。

当然,大家要不要去喜欢秦慧珠的内衣也是大家的选择,不过我倒是觉得被强调的女体绝对不是一种必须被遏止的原罪,女性的肉体也不是一个应该被潜抑的阴性力量(毕竟男性的肌肉就可以被视为一种健康的power,那为何女生的肉体会被视为色情呢?)。

但以现实条件来说,台湾的女神现象显示出的,便是我们目前的社会在观看女性「能力」和「外貌」的天平是非常容易歪掉的,因此选择西装裤而非比基尼似乎是大部分「进步女性」的选择,真的很遗憾。我还是希望有一天可以看到厉害的女性可以恣意展现自己的情慾和女性特徵,同时她非外貌的其他价值也是可以被注意到的啊!穿着比基尼来选市长,whynot?

毕竟当年马英九这样裸露肉体的卖弄自己身为男性的阳刚肌肉,还让自己裸露的男性身体特徵天天在电视上播送,大家还不是拍手叫好说他好健康,可没有人说他物化男性、怪他裸露吧?

从陈以真的合成照看台湾的性别印象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