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猴硐不看猫:矿工的生活史,是猴硐真正的色彩

2020-06-16

在搜寻引擎上键入「猴硐」,你会得到:猫村、猫咪天堂、猫咪国度……等,各式各样和猫脱离不了关係的词彙。然而,你知道这些在观光客眼里柔顺可爱、宛如天使一般的猫咪,却可能是某些人的梦魇吗?

猴硐地方从前曾是产煤圣地,矿业兴盛之时,此地住户曾达到6,000人之多。此地区共分为三个矿坑,分别是:本坑、猴硐坑、和复兴坑,其中本坑是最早开挖的,全盛时期产量曾佔全台1/3,着实惊人。在这样一个以矿业为主的城镇,即便矿业已没落,至今仍可在些许墙面上见着此等奖励生产标语。

今天去猴硐不看猫:矿工的生活史,是猴硐真正的色彩
墙上遗留的的生产标语,说明着猴硐的曾经

今天跟随梁荫民老师的脚步来到猴硐,我们的主题并不是猫。受限于媒体的视野,许多人来到猴硐只为了可爱的小毛球,全然不知猴硐当地的过去和历史命脉。曾经盛极一时的矿业没落后,仅余下老矿工仍居于此。闭上眼你可以想像,虽然没落却纯朴的小镇,几乎是夜不闭户的闲适生活;但现今因受为猫而来的人潮打扰,许多当地人的作息也被打乱。猫,对此聚落形同一外来文化的入侵,也让在地文化的光彩几近隐没。

今天去猴硐不看猫:矿工的生活史,是猴硐真正的色彩
猴硐坑
今天去猴硐不看猫:矿工的生活史,是猴硐真正的色彩

梁荫民老师指着小吃店旁的一块不起眼木牌,告诉我们猴硐此名称的由来。原先因为附近的山洞有很多猴子,因此被称作「猴洞」;蒋经国先生觉得猴字不够文雅,又将之改成「侯」字。后来,当地人是认为还是旧地名最能表现此地的风土民情,因此才又改回现今所知的「猴硐」。要不是老师指点,我们也许永远也不会发现这「木牌的秘密」呢!

今天去猴硐不看猫:矿工的生活史,是猴硐真正的色彩
沿路仍可看见使用旧地名的路牌

尚未深入猴硐地区之前,一座宏伟的大桥率先映入眼帘。从前为了运送煤炭,用简单钢架搭建了一座桥,横跨基隆河连接两岸,仅供运煤的排车通行。矿业没落后,矿主才将这座桥改建成现今的美丽模样。

矿业是这座城市的历史,也让此地的生活沾染上了属于煤矿特有的黝黑色泽。途经几处矿工宿舍,墙面的黑色让人联想到了此地曾经赖以为生的矿产。那是过去建房常用的防水漆,类似柏油,虽无意模仿,却引今人遐想。梁老师说,过去这里的河水因为洗煤的缘故,所以都是黑色的。博物馆里矿工们的照片,脸、身体也无不见煤矿留下的色彩。这是一座黑色的小镇,曾经丰饶的物产固然已经断绝,余留下的建筑仍能向我们倾诉矿工过去的历史。

今天去猴硐不看猫:矿工的生活史,是猴硐真正的色彩

其实在最一开始,无论是男人、女人都能进矿场工作,但随着矿坑灾事频传,民国53年宋美龄提出政策,禁止女人入矿。为的,便是预防两夫妻同时罹难,留下孩子无人照料。由此项禁令不难推断矿业的工作是多幺危险;而从矿业博物馆中所藏,过去的报纸和事件纪录手稿,也可看出每一次灾难事件的严重程度。

台湾煤层厚度仅30-80公分,矿工在矿坑里头工作得维持长时间的卧姿,小心翼翼地挖掘煤矿。不禁想到自己光是在椅子上坐半天,下身就麻痺不已;实在很难想像一个人必须长时间维持同一姿势待在狭窄、黑暗又封闭的空间里,这该是件多幺辛苦的事!

今天去猴硐不看猫:矿工的生活史,是猴硐真正的色彩
矿坑博物馆内藏灾难事件纪录手稿

紧接着我们又到了矿工宿舍「内部」,这一方狭小的空间便是一家人生活的全部。一张床、一个柜子,便是几乎所有的家具,放入之后余下的空间所剩无几,当然也没有所谓的隐私存在。对于当时的人来说,有块地方可以躺下就不错了,哪里还讲求这幺多?梁荫民老师说,这也就是所谓的「立锥之地」吧!

今天去猴硐不看猫:矿工的生活史,是猴硐真正的色彩
矿工宿舍内部,这一个单位便是一家人全部的生活空间

出了宿舍向外走,便能看见依傍着这座城镇而流的基隆河。但仔细一看,会发现岸边的岩石似乎有些「异样」,这是「猴硐壶穴群」,也是台湾难得一见的地质景观。除了壶穴群以外,也有因为差异侵蚀而生的「龙脊」。仔细看,是不是很像龙潜伏在水底,只露出背部呢?这样雄伟的自然景观,实在令人大开眼界。

今天去猴硐不看猫:矿工的生活史,是猴硐真正的色彩
壶穴群
今天去猴硐不看猫:矿工的生活史,是猴硐真正的色彩
龙脊

接着,梁老师带我们去看他口中的「旷世奇花」──钟萼花。钟萼木是冰河时期留下的孑遗物种,因为生存条件要求严苛,只在中国大陆和台湾的部分地区生长,台湾是它分布的最东边。钟萼花远看是白色的,近看则带点粉,十分讨喜;虽被归类为保育类植物,但目前并不无灭绝危险。然而它面临最大的生存危机,竟是人类的土地开发和盗挖!如此美丽的物种却有可能无法恆远地在这安居之地生存,令人感叹不已。

今天去猴硐不看猫:矿工的生活史,是猴硐真正的色彩
一串串的花即为钟萼花

无论是过去矿工生活的足迹,或是现仍存在的自然景观,都是猴硐地区生活的一部份。许多人对于猴硐的记忆只停留在猫,然而,那并不是本地的全部色彩,矿工的生活史才是真正能够源远流长的故事。无论是煤矿的黑、矿工的肤色、钟萼花的白,或许你未曾去留意,但它们确实都是属于此地颜色,也是我们不应忽略的历史记忆。

今天去猴硐不看猫:矿工的生活史,是猴硐真正的色彩

《建筑越界─参与台北的未来想像》

建筑会说话,我们所保留与建造的,同时也是我们的选择。 当人为意志主导着城市发展,不论是权力的爪牙、或公民发声,台北的天际线已经从一望无际的平地,发展成多样屋顶的天际线。 当我们让焦点超越建筑本体,才能看出在不同时代脉络下,这些建筑代表的意涵。 空间的建构,是为了实践对生活的美好想像。我们邀请居住在这块土地的你,透过实际在街上走动,了解自己的生活空间。活动详情请点此。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